专科学历医学生就业该如何选择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19-10-06  浏览 次  

  正版白小姐急旋风书正版资料第一版,专注学历提升!2018-09-102001年有中央电大发起成立,2005年4月,教育部正式批准奥鹏教育为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运营单位,全国1840家学习中心,为广大用户提供优质、可靠的远程高等教育服务。向TA提问医疗机构(国有或者私企)肯定是最好的选择,其次医药类生产公司待遇也还可以,在工作中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和学历,对自己的职业发展会有很大帮助。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近年来,医学专业毕业生人数大幅增加,就业压力也在不断加大。一方面,城市医疗人才需求呈现出饱和状态,很多三甲医院招聘的学历起点动辄就是硕士研究生,这让很多本科生望而却步,更不要说专科生了。另一方面,医改后,基层医疗机构严重缺人,但由于工资待遇、工作环境等诸多原因,很多毕业生不愿去。

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、医改专家李玲2012年曾公布了一组数据,“国家每年培养约60万名医学生,只有约10万人能穿上‘白大褂’。”

  城市大医院进不去,基层医院不愿去。处于“夹缝”之中的医学专科生何去何从?是放弃做医生的职业梦想,彻底改行?还是选择扎根基层,做一名普通的全科医生?

  据安徽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部门介绍,针对深化医改后乡镇卫生院新的功能任务,安徽制定了新的乡镇卫生机构编制标准,重新核定了人员编制。通过竞聘上岗和分流安置,目前全省乡镇卫生院空缺编制岗位人数为1.2万余人,这为医学毕业生到基层就业创造了机会、留下空间。

 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安徽采访时了解到,基层医疗保障制度的全面覆盖、新农合报销比率明显向县级、乡镇医院倾斜,以及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的建设等措施的推进,为专科生在基层就业创造了广阔空间,也为他们今后的职业发展搭建了平台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将目光投向基层医院。

  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(以下简称“安徽医专”)2011级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程仁宝和刘灿就要毕业了。作为安徽省首届农村订单定向免费医学专科毕业生,程仁宝和班里其他230名同学一样,毕业后的去向早就明确了——回到基层乡镇卫生院,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全科医生。

  出生于大别山东麓的程仁宝,从小看着爷爷挖草药长大,耳濡目染中,他也对医生职业充满了向往。高考时,原本打算报考体育专业,看到有人在提前批次里填报“免费医学定向生”,他也改变了决定。如今,程仁宝打算回老家——舒城县万佛湖镇卫生院。

  “根在农村,不可能完全脱离土地”。在他看来,读了十几年书,最终能够心甘情愿回来,除了割不断的乡情,还有乡镇医疗条件落后的现实。这座居住着4万余人口、多数年轻人外出打工的小镇里,留守的老人和儿童恰恰是有就医需求的最大群体。

  来自黄山祁门县城关的刘灿,对大城市免不了有些向往,这位20岁出头的女孩也曾梦想着像电视剧里的女医生一样,“拿一份不错的薪水,享受轻松的周末。”

  “但现实是,城市生活压力大,对于女生来说,基层慢节奏的工作和生活更适合一些。”刘灿看来,更重要的是,“工作稳定,一上岗就有编制,而乡镇卫生院发展前景也不错。”

  刘灿坦言,自己愿意选择基层医院,还有另外一种考虑。她曾经在一家三甲医院实习过,感受最深的是“医患关系非常紧张”,即便是病人术后伤口愈合时难免的疼痛,一些家属也非常介意,“不是医生的错也算医生的错,有时有理说不清。”

  “相比之下,乡镇卫生院医患之间很轻松。”在祁门县一家卫生院实习时,她发现,病人只要觉得病情好转,就会把医生当作恩人,有时还提着鸡蛋来感谢。“在这里,能够找到医生的职业归属感。”

  “对现在的医学生来说,好的工作环境、和谐的医患关系,是就业时都要考虑的条件,有时候,我们把这看得和待遇好坏一样重要。”她说。

  六安金安区卫生局副局长储谅谅认为,新医改虽然使基层卫生院“起死回生”,但是人才出现了断档,乡镇医院目前基本上由40岁以上的医生撑着,25岁至35岁的年轻医生比例极小。

  “医改之后,从每千名农业人口拥有的卫生员人数来看,乡镇卫生院严重缺编,但是各地编制控制得严,即使是县级医院,一些急需的影像、病理、药剂专业人才也很难引进来。”庐江县卫生局副局长陈明分析,从村卫生室来看,专科生更少,主要是因为没有编制。

  他坦言,县与县之间财政实力差别较大。虽然一些基层医院引进了所需人才,但如果这些年轻人感到待遇低于期望值,一旦取得执业资格后,他们就可能跳槽,去发达地区的公立医院或者城市里的民营医院。

  据安徽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部门介绍,针对乡镇卫生院人员匮乏问题,实施全省乡镇卫生院公开招聘工作,连续两年共招聘4124人,不过,录用人员中本科生占比仅为3%。“由于本科生‘下不去’现象较为突出,大专层次的人才在今后一段时期内,需求量估计依然较大。”

  对此,陈谨分析毕业生就业情况时,注意到了更具体的变化:医改前,该校毕业生就业主要在江浙等沿海地区;随着新农合等一系列政策的推进,安徽基层卫生系统和民营医疗机构的人才需求量增大,越来越多的毕业生选择在家门口就业。

  自己的学生在基层发展得好不好?这是安徽医专口腔医学系党总支书记周孟平最看重的事情。

  他曾对在基层工作5年以上的毕业生的发展状况进行过调研,得出的结论是:“一直脚踏实地走过来的,基本都小有成就,而那些四处‘游荡’的学生,现在过得都不怎么样。”

  2004年毕业的梁振如今已是肥东县王铁镇卫生院副院长。现在,他和父亲是同事。尽管他很早就从父亲那里了解到基层的情况,但是刚到卫生院报到时,“看到这里的医疗设施和诊疗环境,心里还是有些失落。”

  “越是贫困落后的地区,越需要我们去,越能够施展我们的才华。”回想起系主任郭毅的鼓励,梁振决定先留下来试试看。“收入不一定高,但学到的东西肯定多。”他这样安慰自己。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马经精版料荐| 香港马会图库开奖网| 一夜富高手论坛| 正版天天免费资料大全| 香港马会高手论坛资料| 一句玄机解肖| 香港天下彩马报资料| 香港天龙图库总站| 牛魔王财经新传密管家彩图| 香港现场直播开奖结果|